藏品拍卖中的保管责任及价值认定

法律评论 by
feicui

原告陈某委托南京金陵文化博物馆、南京玥文信息咨询有限公司、江苏省振源国际拍卖有限公司代为拍卖翡翠灵芝山子一件,约定支付给委托人的拍卖成交款不低于600万元,同时三方代理人对拍品共同承担保管责任。

协议签署后,委托人陈某即将拍品移交代理人保管。后代理人告知委托人,翡翠灵芝山子在宣传期间被其损坏,并将损坏的翡翠灵芝山子原物交还给委托人。委托人多次向三代理人索赔,代理人均拒绝赔偿。委托人于是以代理人在在拍卖协议履行期间未尽完全保管义务,将该翡翠灵芝山子原物损坏,属于违约行为,依据委托拍卖协议及合同法第107条之规定,要求三方代委托人向原告承担赔偿损失的违约责任,赔偿翡翠灵芝山子的价值600万元。

在法庭审理过程中,被告之一南京金陵文化博物馆辩称,翡翠灵芝山子属于一级文物,按照文物法的规定是禁止买卖的,因此委托拍卖协议违反了法律的禁止性规定,是无效的,在无效的情况下给原告物品造成的损失应当由原、被告各承担一半。

(一)翡翠灵芝山子拍卖协议是否有效?

被告为证明拍卖协议无效,向法庭提交了文物评审鉴定书,以证明协议确定的拍卖物件属于一级文物,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禁止买卖的范围,不能作为拍卖标的物。经法院查明,《文物评审鉴定书》,载明翡翠灵芝山子的来源为“海外购藏”,收藏单位“金陵文化博物馆”,初步申报意见“拟定壹级”,但该翡翠灵芝山子实际为个人收藏文物。

本案系争文物实属民间收藏文物,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第五十条的规定,可以依法流通,被告以《文物评审鉴定书》作为认定拍卖协议无效证据的观点,没有依据,故原、被告签订的《委托拍卖协议》有效。

(二)拍卖协议的效力是否影响被告责任的承担?

由于原、被告所签拍卖协议有效,因此,被告应当按照协议的约定,承担拍卖物件的保管责任,保证拍卖物件的完好无损,确保拍卖协议的履行。被告金陵博物馆在保管物件过程中,因自己的过失导致物件的损坏,违反了合同约定的保管义务,应当承担物件损坏的赔偿责任。虽然物件是因被告金陵博物馆的过失损坏的,但被告玥文公司和被告振源公司作为合同约定的共同保管人,应与被告金陵博物馆共同承担物件损坏的赔偿责任。

(三)拍品翡翠灵芝山子价值如何确定?

三被告应承担物件损坏的赔偿责任,但由于系争标的属于古董类物品,不具备商品市场交易产品的价格衡量标准,物价部门难以对其进行价格确认,亦无可参照的交易价格和交易物品,因此原、被告各方对该物件的价值合意,法院应当予以维护。

根据原、被告委托拍卖协议的约定,如拍卖实际成交价低于人民币陆佰万元,由被告玥文公司补足差额。因此应认定各方合意的该翡翠灵芝山子物件的价值为600万元。

由于该物件已经进行了修复,且仍具有相当的价值,因此原、被告各方就被告如何进行赔偿产生分歧。对此法院认为,该物件受损后,其观赏性及收藏价值必然受到较大影响,失去了物件的完整性价值。既然原、被告对物件的现存价值无法统一,法院认为,原告将修复后的物件交由三被告所有,三被告支付原告600万元赔偿款更为公平、适宜。

结合本案,Art Law Practice文物艺术品律师团队建议委托人在委托拍卖时,宜在拍卖协议中(1)明确拍品的最低成交价,即保底价(注意区别保留价),最好能够明确拍卖成交价低于保底价时差价的补足责任;(2)明确拍品保管责任方以及保管期限,明确拍品交接时间和手续,并在交付拍品时索要交接确认书,以证明拍品已经安全完好交到拍卖行手中。

signature-r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