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画商向艺术品基金转型

法律评论 by
guilin-china-giclee

全球艺术品市场的风起云涌曾牵动多少人的投资梦,人们越来越多地关注起艺术品的投资性,艺术品投资基金的话题也一再被提起,运作成熟且最具有代表性的艺术品投资计划则非英国铁路养老基金莫属,堪称艺术基金的典范。近十年来,中国内地各类艺术基金从无到有,如影随形地伴随着艺术品市场起起伏伏,尽管至今做得非常成功的大规模基金并不多见,但很多稍有资本的艺术商人都在做或准备做一个小型基金,这一模式在市场中究竟具备什么样的优势,引得诸多探险者为此而前仆后继?

2016年4月香港春拍。“我注意到这次在苏富比上拍的几件东西,恰巧是十年前我在佳士得从业时卖出去的,如今的价位已然翻了十倍有余。当年购买者是美国的一个叫“Art Group”的艺术品投资基金。即将举行的佳士得拍卖,他们也有几件东西将要释出。很有意思,这个机构在十年前从佳士得买的东西,如今再放到苏富比去卖;而从苏富比买的则拿到佳士得去拍。他们是做基金化运营的,虽然现在市场并不好,估计是迫于时限的压力,所以必须兑现。但是从他们提供的这几件东西来看,毫无疑问是非常成功的投资案例。”艺术品经纪人金先生指着图录跟记者说到。与金先生显然能感受到他对艺术基金运作模式非常感兴趣,因为对于艺术从业者来讲,与收藏家很大的不同点就是:在商言商,终究是要靠其养家糊口。金先生认为,虽然市场千变万化,但只要选对东西,并且设立好一定的机制,“艺术基金” 应该是大有可为的市场盈利模式。

具有同样认知的并非金先生一人,与几位相熟古董商攀谈之后,方才发现,很多业内佼佼者已经介入或者成为独立艺术品基金运行者了。“‘基金’是一个比较宽泛的统称,我们做的基金多是私募性的,不会涉及公开上市。其实说白了,就是几个朋友一起有商业目的囤钱买货。”古董商刘先生这样告诉记者。刘先生并非最早起意做基金,而是在买东西的时候经常缺钱,便寻找志同道合者合买。“这样的合作并非都那么顺利,中间出过很多分歧。但是最终我觉得几个人的力量还是比一个人强,于是我开始有目的的寻找合作伙伴,也更有针对性地进货和出货,这样的操作或许有了所谓‘基金’的意思。”

记者曾于四年前采访古董商杨先生,他表示,再锻炼一段时间,自己的终极目标就是想和朋友做一支基金。虽然那个时辰在艺术市场里乍听“基金”还较为新鲜,不曾想短短四年过后,这一模式流行的速度始料未及。焦先生是上海一家有规模艺术基金的负责人,他介绍说:“中国内地最早开始涌现艺术基金是因为11、12年艺术市场迅速高涨,使得很多热钱涌了进来,也使得金融市场很多人开始关注艺术品。基金这个理念是由当时很多做金融的人提出来的,但是真正在那个时候的起步的基金几乎都死了,首先是时机不对,因为11、12年的时候成立基金建仓,正是艺术品最高峰的时候,买到几乎就是套牢,而中国的基金因为急功近利者多,兑现周期都很短暂,那么要出货的时候正赶上了低谷,结果可想而知。加上当时的那一批基金多是由一些金融人士所做,其中真正能摸准艺术品脉搏的不多,选货的能力也是有问题的。”虽然早期的基金试水失败者众,但却实实在在地将基金模式引入艺术品市场,如果遇上合适的时机、辅以足够的专业运作,其前景还是令人乐观的。然而,操作一支基金需要募集大量的资金,且要等上数年甚至是十数年方可收到效益,相较于传统的古董商短平快地买进卖出而言,似乎需要展望、忍耐,其中还牵涉很多人,由于是私募性的,制定的规则需要大家共同遵守,否则将会引发种种问题。

传统模式行将终结?

虽然艺术市场起步是由经销商引领而来的,但传统的艺术品经销模式必然会向艺术品基金过度和演变吗?虽然传统的经销经历了无限漫长的时期,但拍卖一经介入,首先将艺术品神秘的价格公之与众,直接中断了顶级艺术商人对重要艺术品的掌控权,艺术品的定价权也不再属于顶级商人而是市场。加之当今互联网更加速了艺术市场信息透明化的程度,传统的艺术商人靠“信息吃差价”获利的时代早已一去不复返。艺术商人的单打独斗在资金、专业知识等方面都遭遇前所未有的局限,拍卖行“大而全”的优势则显露无遗。

基于此,经销商的份额在不知不觉中被蚕食掉,尤以近20年为甚。欧洲艺术品基金年度报告显示:2007-2009年,一二级市场的份额占比约为55%(一级市场)和45%(二级市场)。从2010至今,艺术品商人和拍卖行的市场占比大约一半对一半。由于在这个数据中,拍卖行私洽一块也算作一级市场的份额,因而艺术品商人所占市场份额微乎其微。而正是由于拍卖行私洽业务兴起并逐年扩大,更搅得艺术经销商的日子越发不好过。 欧洲艺术品基金报告起草的主笔克莱尔博士在她的一项调查中指出:“艺术市场中的竞争在过去的50年里,在不同的地域、不同的竞争者之间展开并且表现出新的不平衡。最新的变化就是:近20年里,拍卖行的力量在日渐强大,迫使相当多的艺术商人不得不转变其固有的经营模式。并且随着拍卖行势力与日俱增,艺术商人们无论在客户资源还是艺术品供货资源方面都要和拍卖行展开一系列竞争。”

在传统店面模式难以为继的前提下,很多商人开始被迫转型,最明显的转型就是直接与拍卖合作。20年前,拍卖行主要为商人供货,而如今商人则成为拍卖行货源的主渠道。“像苏富比、佳士得这样的大型拍卖公司,他们一般都不会散征,因为不仅过于分散精力,他们也难以照顾过来。他们更多的是选择跟一两个大古董商合作,做他们的‘庄脚’。古董商充足的货源,可以轻松搞定一年两场的大拍。”除了成为拍卖行的供货商,不少经销商便彻底或者部分转型做基金经营,加上艺术品投资的理念在中国推广起来似乎难度并不大,况且不少商人反映,有很多企业家愿意拿钱让他们做艺术基金。“我们发现艺术基金或者说艺术投资顾问还是挺好做推广的,因为中国人可以接受艺术品作为投资这个理念。不像法国人,好像收藏就一定要是为了激情或为了热爱。”Fine Art Group(美术基金)中国区顾问哈丁表示。

资本运作“团结的力量大”

艺术基金具有不可否认的优势:资金充足、可以成批量、成系列购买、方便宣传等等。“除了传统的门店生意不好做以外,最主要的基金能流行开来,是因为它符合了这个大时代的艺术市场的特征。”艺术商人杨先生表示。

那么什么是这个时代艺术市场的特征?首先,艺术市场的价位水涨船高,“现如今古董商甫一起步就必须在一个非常高的起点上,不像当年安思远由学徒出身最后跻身于顶级古董商行列。现如今你要么有家传,要么干脆是富二代,因为做古董商你既要有学识更要有资金。”陈先生毫不掩饰地如是说。正因为艺术品的价位已经高高在上,凭一己之力很难买到顶尖的作品。而艺术市场的规律证实,越顶尖的作品升值潜力越大。那么毫无疑问,组成一支基金便首先解决了资金上的短板。

再者,互联网几乎改变了人们所有的生活方式,艺术圈也不例外。传统的古董商更多的是靠吃信息或者吃地域差价而获利。但是这个差价现在吃不到了,便有做“期货”的想法。大部分古董商认为,时间的差价总还是有的。艺术品在抵御通货膨胀方面的能力似乎是都能达成共识的。

最后,现在卖东西的理念也在发生变化。老一代的学者、商人总会告诉你“东西自己会说话”。而现在则需要更多的学术与市场引导。杨先生表示“想做基金,因为资金大显然话语权大一些,站在非利益的角度考虑,我们应该有一定的社会责任感,应该做更多的推广,文化的传承,做展览等等,这些都并非个体能够轻易实现的。而站在利益的角度去说,现在拍卖行都喜欢要传承明确或者成体系、成系统的收藏,因为这样才利于他们宣传和销售。而基金因为是按此规律去购藏的,所以释出的也都是成规模、成体系的,恰巧也是市场最容易接盘的。所以从这个角度上来说,利益与推广文化两不误。”

据此,因为艺术的某些特性似乎资本化的攻势并没有想象中来得那么迅猛,但可以很清晰的看到被资本覆盖的趋势是不可避免的。艺术品经销商长期的单打独斗,在这个浪潮中亦显得格外势单力薄。另一方面也可以看到,艺术品经销商本身的专业优势亦能促使他们容易进入艺术品资本化领域。随着市场进一步规范化,更多的艺术经销商加入艺术资本化的运作中似乎也是一种必然趋势。

文章来源:雅昌艺术  作者:王歌  原文标题:《基金式“抱团”转型 传统艺术商人的终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