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号文后看文交所演变(上篇)

法律评论 by
diamond

2009年国务院《文化产业振兴规划》及中宣部等九部委联合发布的《关于金融支持文化产业振兴和发展繁荣的指导意见》的刺激下,连接文化艺术产权和金融资本的桥梁——文化产权交易所,在2009年遍地开花。民间资本和热钱找到了新的投机市场,而不少地方政府为了跑马圈地,省级和市级均设立了文交所,比如山东、辽宁、江苏、广东。不论是当时,还是现在,文交所都缺少有效监管和相应监管规则。在地方政府听之任之,甚至有意鼓励创新发展的背景下,加上不少文交所股东来自私营资本,在利益驱动下,文交所市场异常火爆,乱象丛生。

其中,以天津文化产权交易所最为典型。天交所首批上市的白庚延作品《黄河咆哮》和《燕塞秋》,从发行价1元/单位,上市后连续涨停,50日内翻了18倍多,两件作品市值均过亿。俗话说,上帝欲使之灭亡,必先使之疯狂。在交易价格连续暴涨,严重偏离作品价值的情况下,为了控制风险、抑制价格猛涨的趋势,天交所屡次修改交易规则,调整涨跌停板上下限和暂停交易时间。此后,形势急转直下,连续暴跌,短短时间里《黄河咆哮》跌至6元区间,而《燕塞秋》跌至1.2元。高位进场的投资人损失惨重。在经过清理整顿后,据公开信息,截至20148月,天交所与投资人的纠纷问题仍然没有得到妥善解决。

由于规则不明、监管缺位,原本被视为文交所创新金融模式艺术品份额化交易逐渐演变成击鼓传花的圈钱游戏。与此同时,文交所朝令夕改、违法经营、内幕交易、操纵市场、暗箱操作等等诸多乱象不断发酵。20111111日,国务院发布《关于清理整顿各类交易所切实防范金融风险的决定》(即38号文),明确指出,文化艺术品交易等各种类型的交易场所,由于缺乏规范管理,在交易场所设立和交易活动中违法违规问题日益突出,风险不断暴露,部分交易场所管理不规范,存在严重投机和价格操纵行为。为防止问题发展蔓延,引发系统性金融风险,影响社会稳定,38号文要求建立由证监会牵头的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部际联席会议,对依法设立的证券交易所及国务院批准从事金融产品交易的交易场所之外的交易产所进行全面清理整顿。

经过这次清理整顿,上海文化产权交易所、深圳文化产权交易所等26家文交所通过部级联席会议检查验收。但由于38号文明令禁止“5不得,文交所陷入发展和创新的困境。虽有国务院38号文禁令在前,但笔者注意到市场上出现了不少文化产权交易中心的新面孔。以目前在百度推广上比较活跃的浙江阿特多多知识产权交易中心有限公司(简称“阿特多多交易中心”)为例,我们可以深入分析文化产权交易市场新的参与者如何在38号文和中宣发[2011]49号文的夹缝中求生存。

《38号文后看文交所演变(上):以阿特多多知识产权交易中心为例分析》,全文授权全球著名法律和商业信息服务商LexisNexis独家发布。欲了解全文的读者,请致信文物艺术品律师团队,邮箱team@artlawpractice.com。

signature-righ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