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品消费信托将重振艺术品金融市场

法律评论 by
sky

2010年前后,艺术品遇上信托,两者一拍,迅速发生化学反应。那段时间艺术品信托着实火热了一阵儿。

到了2013年左右,许多产品到了退出期。不幸的是,正好遭遇艺术品市场断崖式下跌行情,许多艺术金融产品折戟沉沙、铩羽而归。艺术品信托产品也未能幸免,其中以“中信墨韵1号艺术品投资基金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最为典型。中信墨韵1号2014年8月12日到期,但截至2014年12月,投资者仍未收到本金和收益。

一、艺术品消费1号单一信托计划打破沉寂

艺术品信托在沉寂数年之后,最近终于被一款艺术品消费信托打破沉寂。今年2月,建信信托发行了一款艺术品消费信托产品——建信信托-艺术品消费1号单一信托计划,主打艺术品消费概念。艺术品消费1号信托计划发行规模2亿元,存续期限12个月,直接和建信信托-梧桐树资金集合信托计划资产配置类9号投资单元第1期(下称“梧桐树1期”)挂钩,通过后者募集资金,作为唯一投资人认购艺术品消费1号信托计划信托单位。

艺术品消费1号信托计划结构图

艺术品消费1号信托计划交易结构图

通过查阅艺术品消费1号信托文件,我们可以看到该信托计划的亮点在于艺术品消费选择权。也就是说,投资人通过认购梧桐树1期(即艺术品消费1号信托计划委托人,下称“委托人”),间接投资于艺术品消费1号信托计划,取得成为委托人指定人员的资格(下称“委托人指定人员”),即有3次机会行使艺术品消费选择权。这种艺术品消费选择权实际是一种期权,到期时可以选择行使,也可以放弃。如果选择行使艺术品消费选择权,则成为委托人指定人员,可以按照信托文件的约定,参与艺术品消费。如果放弃行使,信托文件也明确了艺术品消费选择权不属于信托利益,放弃行使不会得到任何补偿。

根据艺术品消费1号信托合同,委托人指定人员有3次消费选择权,分别是在信托计划推介期间、信托计划存续第5-8个月、第8-12个月。其中,推介期间和第8-12个月,由艺术品合作机构筛选艺术品现货清单画册,委托人指定人员按照画册挑选艺术品;第5-8个月是由艺术品合作机构组织艺术品展览,委托人指定人员参加展览并挑选艺术品。如果委托人指定人员决定购买,推介期间和存续期间的付款方式有所区别。推介期间,委托人指定人员自行与艺术品合作机构交易,自行支付艺术品价款;而存续期间,委托人指定人员可以选择自行交易,也可以选择由委托人(即梧桐树1期)委托艺术品消费1号信托计划受托人支付艺术品价款,穿透核算后,如果信托权益不足以覆盖艺术品价款,则超出部分由委托人指定人员自行承担和支付。

除了3次艺术品消费选择权外,委托人指定人员即投资人能够享受的额外福利是可以有机会参加艺术品合作机构提供的艺术品咨询、艺术品讲座、艺术品交流等增值服务。

仔细分析,我们发现艺术品消费1号信托虽然打出了艺术品消费信托的旗帜,但有许多不足之处。

二、艺术品消费1号单一信托计划存在的不足之处

首先,对投资人而言,信托计划对投资人消费艺术品并没有实质性帮助。有文章评价艺术品消费1号信托计划与融资类、投资类艺术品信托、艺术家基金模式不同,艺术品消费1号信托计划更强调艺术品消费的功能,投资者不需要过多考虑艺术品鉴定、估值、变现问题。深入分析信托文件,可以看到通过艺术品消费1号信托计划购买艺术品,和投资人自己直接购买艺术品没有实质区别,如果非要说有所不同,那就是信托计划联合了某一艺术品机构,为投资人购买艺术品提供了一个艺术品购买渠道和平台,但这种渠道的价值可以说为零。

一方面,艺术品合作机构负责提供现货清单画册或者组织艺术品展览,投资人需要考虑的艺术品鉴定、估值、变现问题和自行购买没有区别。艺术品合作机构不会对艺术品的真伪、价值、变现作出承诺,信托计划也明确对艺术品的收藏价值、投资价值不作任何承诺及预期,并且不对艺术品市场的波动作任何承诺、预期、不承担任何相关责任。如果投资人购买艺术品后艺术品价值发生变动导致投资人财产损失,投资人自行承担所有损失。信托计划仅向投资人提供购买艺术品的机会及艺术品相关活动的信息,不向投资人提供代理、居间、咨询服务,不承担代理人、居间人的责任,不对艺术品的真伪、质量、升值空间作任何保证和承诺。因此,投资人通过艺术品消费1号信托计划行使消费选择权、购买艺术品,同样面临艺术品真伪鉴定、估值等问题,艺术品消费1号信托计划对投资人消费艺术品,没有实质性帮助。

另一方面,艺术合作机构发生的艺术品讲座费用、艺术品咨询费用、艺术品展览费等,均作为服务费用,由信托计划支付,最终由投资人买单。这类费用增加了投资人的成本,而且投资人如果选择自行直接购买艺术品,很多这类费用不会产生。因此,艺术品消费1号信托计划、艺术品合作机构给投资人带来的增值服务,其价值和实际用处并不大。

其次,艺术品消费1号信托计划保值、增值功能较弱。除用于艺术品消费结算外,艺术品消费1号信托资金投资渠道是货币投资类金融产品或受托人发行的集合信托计划受益权二种。若选择投资货币投资类金融产品,则信托计划的收益大打折扣,一方面这类金融产品的收益率较低,另一方面信托计划还需要支付信托费用、信托报酬、服务费用,成本较高,相应侵蚀了信托收益,投资人最终能够获得的收益分配比较有限。不论选择投资货币投资类金融产品,还是选择投资受托人发行的集合信托计划受益权,艺术品消费1号信托计划的“艺术品消费”属性均被淹没,也就是说,购买其他信托计划产品也可以实现这一投资、保值、增值功能,艺术品消费1号信托计划很容易被其他投资产品所替代。

最后,艺术品消费1号信托计划不承诺保底、不承诺最低收益,也没有预期收益率。梧桐树1期同样如此。没有预期收益率,无法估算预期收益率,没有担保或其他增信措施,这样的信托产品很难引起市场的兴趣。

那是否是说艺术品消费信托没有市场呢?现实可能没有那么残酷。

三、艺术品消费信托产品的改良和突破

2009年6月,招商银行推出了“私人银行艺术品鉴赏计划”,通过艺术品合作机构提供艺术品,银行客户从中挑选自己喜爱的作品,交付保证金后,就可以获得为期1年的作品免费鉴赏期。鉴赏期内,客户可以把作品带回,慢慢欣赏品鉴,如果希望深入了解艺术家创作动机和灵感来源,招商银行私人银行部可以安排客户和艺术家面对面沟通;到期后,客户可以选择支付一笔管理费后退回艺术品,也可以选择买下艺术品。即使作品已经升值,客户仍然是按照1年前的价格付款。相对于艺术品消费信托计划来说,招商银行的艺术品鉴赏计划更具有艺术品消费属性,并且更具有市场吸引力。招商银行推出首期艺术品鉴赏计划后,首批70多件艺术品很快就被抢空。而我们通过查阅相关资料,发现建信信托-梧桐树资金集合信托计划资产配置类9号投资单元第2-8期的产品已经成立,而梧桐树1期仍杳无音信,这距离公开推广梧桐树1期已经有5个月的时间。

反观艺术品消费1号信托计划,笔者认为艺术品消费信托要打开市场,需要从以下几个方面进行改良:

第一,增强艺术品消费信托的艺术品消费属性。艺术品消费1号信托计划只是简单地牵线搭桥,为投资人提供一个接触待沽艺术品的机会,这样的机会对投资人而言没有吸引力,对通常的购买艺术品渠道而言没有竞争力。信托产品可以考虑信托计划买入艺术品,由投资人从中选购或租赁,剩余或全部艺术品出租给展览机构,收取租金收入或合作展览收取门票,到期后通过拍卖等途径变现,收入根据艺术品所有权的情况归入信托财产或相应投资人。

第二,降低投资者消费艺术品的贬值风险。艺术品消费1号信托计划没有为投资人出售艺术品提供渠道,存续期过短也影响艺术品的升值。如果投资人能够从信托计划手中租赁艺术品或购买艺术品,并且能够选择不愿持有的情况下交由信托计划处理变现,这样可以有效降低投资人消费艺术品的风险,增强其购买信托产品的意愿。不过这样的安排对信托受托人提出了更高要求,也需要信托产品引入艺术品拍卖行、展览机构、保管机构等艺术品合作机构,而不仅仅是类似画廊性质的合作机构。

第三,降低投资者投资风险。一方面增加信托资金的投资渠道;另一方面,引进外部担保等增信措施。艺术品消费1号信托计划的投资渠道主要是货币投资类金融产品和受托人发行的其他信托计划,投资渠道有限,这跟其存续期较短也有很大关系。在延长存续期的前提下,信托计划可以通过买入艺术品、投资人选购或租赁、出租给展览机构或合作展览、到期收回拍卖或投资人委托拍卖、信托清算的顺序解决投资艺术品的问题。考虑到艺术品价值波动较大,投资风险系数高,可以考虑引入外部担保机构的方式或要求拍卖行保底拍卖、垫付拍卖等外部增信措施,降低投资风险。

第四,引入艺术品拍卖机构、展览机构等第三方艺术专业机构。艺术品拍卖机构在艺术品市场流通领域享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引入拍卖机构,可以通过拍卖机构自身及其合作资源,解决艺术品鉴定和估值问题,而且能够较好地解决艺术品征集和遴选问题。投资人消费艺术品后,如果不愿意持有,在信托终止前可以通过信托合作拍卖行拍卖。参与拍卖的艺术品区分投资人买断还是从信托计划租赁。若属于买断性质,拍卖所得扣除拍卖佣金、拍卖费用外,信托受托人可从中抽成,剩余收益归相应投资人;若属于租赁性质,则拍卖所得扣除拍卖佣金和拍卖费用后归入信托财产,按照信托产品合同进行分配。引入展览机构,可以在投资人没有消费信托征购的艺术品情况下,将艺术品出租给专业展览机构或合作展览,比如美术馆,既可以收取租金或门票也可以解决艺术品保管问题。

第五,延长信托存续期限。之前的艺术品金融产品平均存续期限在2年左右,艺术品消费1号信托计划存续期只有12个月,而艺术品价值的发现一般要5-10年时间,产品存续期过短,致使产品退出的渠道非常有限,比如投资人消费的艺术品很难通过产品合作艺术品机构进行拍卖。纯粹的消费可能并非投资人购买艺术品消费信托的目的,消费的同时能够兼具保值、增值的投资功能,或许才是艺术品市场信托能够赢得市场青睐的杀手锏。

相对于其他信托产品,艺术品消费信托对信托受托人的统筹管理能力提出更高要求和更多挑战,受托人需要更积极主动地管理产品,协调各方参与机构的角色,发挥各方的作用,确保信托资产的保值和增值,而不是发行产品之后守株待兔、坐享其成。成功的艺术品消费信托也需要拍卖行、展览机构、保管机构参与其中,解决艺术品征集、鉴定、估值、展览展示、租赁、保管、变现等艺术品专业领域的问题。无论是艺术品消费信托还是艺术品投资类信托,均需要以时间换空间,延长产品存续期,给艺术品价值发现和增值提供空间,也有助于提高存续期内对艺术品的利用价值。艺术品消费信托能否重振艺术品金融市场,为艺术品金融市场提供一个风口,关键要看信托受托人能否解决与艺术品专业机构之间的合作壁垒并有效降低合作成本。

signature-right